共青团中央主管 中国青年报社主办
新闻频道>>中国青年报新闻
2020
06/23
06:46

独臂船长徐京坤带着“阿甘精神”去航行

作者: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慈鑫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2020年5月20日,徐京坤驾驶“青岛梦想号”双体帆船完成环球航线闭合时留影。6月4日(北京时间6月5日),徐京坤到达葡萄牙亚速尔群岛,完成整个环球航行。徐京坤/供图

  12岁那年的一场意外,让徐京坤失去了左前臂。他依然记得,意外发生之后,村里的老人看着他被抬上救护车,痛心地哀叹“这孩子废了”。多年之后,那个曾被认为废了的孩子,却完成了一件在中国航海乃至世界航海史上留下光辉一笔的壮举——北京时间今年6月5日,独臂船长徐京坤驾驶他的“青岛梦想号”双体帆船抵达葡萄牙亚速尔群岛,历时3年完成了总航程3。4万海里的环球航行,创造了中国首次双体帆船环球航行的纪录。

  6月19日,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连线仍在亚速尔群岛休整的徐京坤。这位31岁的山东汉子在电话那头的话语饱含热情,甚至让远隔万里的记者都能感受到温暖。

  一场意外改变了人生

  12岁,徐京坤却突遭噩运——年少顽皮的他,把鞭炮里的火药倒进酸奶瓶,准备燃放自制的礼花,结果引发爆炸,导致他左前臂以下被截肢。

  徐京坤的家乡是在山东省青岛市所辖的平度大泽山区,他是地地道道的山里孩子。徐京坤回忆,“因为山里的孩子身体素质都比较不错,手出事之前我的体育一直比较好,特别能跑。手出事以后,跑步就成了人生唯一的一个突破口,那个时候,我把所有的能量,都放到了跑步上。”

  徐京坤说,那时候自己就像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的阿甘一样,并没有想过要通过跑步去获得什么,也没想过要成为运动员,只是觉得,自己不愿停下脚步,因为一旦停下,就好像会回到浑浑噩噩、看不到未来的状态中。徐京坤当时是住校生,所以,每天就在学校的田径场上跑,然后周末跑10公里的山路回家。甚至无论去哪儿,别人坐车,但他都是跑着去。有时,为了给自己加量,他还背着沙袋跑。“反正我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到跑步上,拼命地跑。就这样一直跑下去,没有想过停下”。

  渐渐地,村里没有人再说“那个废了的孩子”,而是改成了“那个特别能跑的孩子”。徐京坤也因为能跑,开始参加各种比赛,从镇里跑到了县里,从县里跑到了省里。16岁那年,徐京坤进入了山东省体校,第二年他进了山东省田径队。

  2006年,就在徐京坤进入山东省田径队不久,一个机会摆在了他面前。

  当时,中国残疾人帆船队选中了身体素质优异的徐京坤,但对于徐京坤来说,这意味着从此要选择一个陌生的运动项目。

  加入帆船队,开启新的人生

  进入中国残疾人帆船队后,徐京坤一切从零学起,包括学游泳和学会用一只手去完成帆船运动中的许多技术动作。徐京坤表示,“帆船,需要驾驶者非常注重手上的动作,而我用一只手去拉缆绳、调帆,都是很困难的。”

  从陆地项目转到水上项目之后,徐京坤面对的困难远比想象的多,但他表示,自己的字典里没有“后退”这两个字,所以,也许其他人会在遇到困难时考虑退路,但他从没有过。“每天早上,我起床后都会一个人躲到卫生间里,给自己打一下气,告诉自己,你没有后路可以走”。

  山里的孩子徐京坤,之前都没见过几次大海,但在接触帆船运动后,他喜欢驾船在辽阔海面上的感觉,“帆船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就觉得人在船上,感受到海洋的那种辽阔,很让我感动。我那时就觉得,如果我的人生能够一直在这个领域里,在帆船上,我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,我很享受它。”

  两年时间苦练帆船技能,徐京坤终于登上了残疾人运动的最高舞台——2008年,徐京坤作为国家队的一员参加了北京残奥会帆船比赛,在奥运赛场上,徐京坤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终于开始了新的人生。

  但是幸福去得很快。

  2008年北京残奥会之后,正当徐京坤以为自己将更加努力的训练,去冲击下一届奥运会的金牌时,却接到了中国残疾人帆船队解散的通知。

  “没想到这个看似完美的开场,其实非常的短暂。你以为有一个新的开始,其实是很可能又将回到以前那种生活里。”徐京坤回忆,当时自己也被迫离开了航海,与亲戚一起开始做建材生意。

  在生意场摸爬滚打,徐京坤一方面觉得自己的航海生涯肯定已经结束,另一方面又时刻关注着航海运动的一切消息。他还在这个时候自学英语,因为英语是航海运动的通用语言,但徐京坤只有中学文化水平,他深知如果自己再从事航海运动的话,英语瘸腿肯定会拖后腿。

  一年后,已经在建材生意上摸出一些门道的徐京坤,作出了人生的又一次重大选择。他决定放弃让很多人看起来较为富足、稳定的生活。

  为什么航海

  “我当时才19岁,但未来已经可以一眼望到头——可能有点钱,有房子,有车,每天就是赚钱、吃饭、喝酒、聚会、应酬,如果生活就是这样,我觉得还是挺可怕的。我觉得这不是我渴望的人生。”徐京坤回忆,“所以我就想,不行,我还是要回到航海上。我开始接触到国外的一些信息,开始看到在国际上有很多知名的航海家,他们有各种环球的比赛、有向世界纪录的挑战,那时候我才意识到,原来航海、原来帆船运动,不仅局限于奥运会,它有属于航海人的另一种生活。我觉得,‘好吧,我要去环球’。”

  之后,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徐京坤面前,也把更多他从未想过的、遇到过的困难,一个个地向他抛来。

  徐京坤回忆,“从决定重新航海的那一天开始到现在,过程其实很长。这里边发生了很多事情,比如说你要重新回到这个领域里边,但是可能很多人都有航海的梦想,那么凭什么就是你去航海?还有,你的船在哪儿?你去哪儿训练?谁跟你一起?你怎么生活?各种各样的问题扑面而来。”

  “独自驾船,需要掌握很多技能,比如动力、引擎、机械、电子导航等设备,从使用到维护到维修;还需要与赛事主办方、赞助商、媒体等接洽;基本上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里两三点。”

  凭着“没有退路”的人生哲学,和从12岁之后就伴随自己的“阿甘精神”,徐京坤把航海生涯重启后的难题一个一个解决,并向着环球航海的目标一步步迈进。

  2013年,徐京坤完成单人环中国海航行;2015年,征战单人横渡大西洋帆船赛,成为继郭川之后第二个完成这项国际顶级赛事的中国人。2017年,徐京坤正式开启环球航海的旅程。

  3年来,航程中的大风大浪已经不足为奇,但真正让徐京坤印象深刻和感动的是3.4万海里路上结识的各路航海人,并由此了解他们不同的人生。徐京坤表示:“比如我们曾经遇到过的一位美国士兵,参加过伊拉克战争,半个身子都没了,但他还在环球航海。还遇到过很多退休的人,也在环球航海。一个朋友曾跟我这样说过,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自己,你其实就像分散的碎片散落在全世界各个地方,把碎片拼起来的过程就是人生的成长,才能最终拼出完整的你。”

  2016年10月25日,当徐京坤正在筹备环球航海的最后阶段,中国著名航海家郭川失联的消息传来,让无数国人为之牵挂和难过。

  但在徐京坤看来,也许郭川船长并不希望人们为他落泪,“航海运动,有时候发生意外真的是因为一些你无法回避的问题,那么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量去做好准备。我跟我的家人、经纪人都说过,如果有一天我也死在海上,你们不要为我落泪,因为那就是我的归属。从郭川船长,从我来说,我们做到了我们想做的事情,我们也一直在做我们想做的事情。如果我们死在海上,那只是意外,或者说是一种归宿。其实它(死亡)并不代表什么,我们已有精神存在。”

  本报北京6月22日电

【责任编辑:曹竞 堵力    流程编辑:侯歆钰】
彩票大赢家 澳客彩票 论坛跳槽送彩金 博彩论坛送彩金 pk10机器人 澳客彩票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博彩论坛送彩金 百家乐送彩金 qq等级送彩金线上娱乐